杭州讨债公司
杭州讨债公司电话

清债手段

所在的位置:首页>清债手段

杭州讨债公司新闻:买菜都涂口红的女人,都被宰哭了

段时间,人人推崇那些买菜都穿高跟鞋、涂口红的精致女人。

我实践了几次,倒也不算太难,就是钱包有点受不了。

平时:排骨20,白菜3块。

化了妆:排骨25,白菜5块。

卖菜阿姨总有一项特殊本领,能从茫茫人海中,一眼找到最软的柿子,猛地捏。你还不能还价。

毕竟,你见过哪个精致女人,为了几块钱跟人在菜市场撕扯?

优雅的链子一刻不能掉。25就25,当老娘没钱怎么的?

我从容地抽出了一张钱,云淡风轻地递给卖菜阿姨,而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,做精致女人的念头,就这么完美地被掐灭了。

划不来!肉痛!美成李嘉欣都没用!

什么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,在青菜萝卜跟前,我就是个待宰的冤大头。

菜市场是把杀猪刀,婚姻亦如是。

朋友婚前信誓旦旦地赌咒,不管结婚还是生孩子,一定不会成为不修边幅的主妇。她要健身,要美容,甚至避免丈夫跟前披头散发,以免过早地倒了彼此的胃口。

但婚姻这把杀猪刀,又饶过了谁?

早两个月再见她,宛如换了个人,穿着珊瑚绒睡衣在家带孩子,披头散发地,一手给孩子喂奶,一手伸长了去拉抽屉,试图从里面摸出一次性茶杯。

我们俩一见面,都默契地笑了。

她问:“我现在这样挺丑吧。”

我说:“哪有呢,当妈都这样。”

她有点欣慰:“真的吗,你也这样?”

我反问:“我都胖了,你没看见吗?”

然后我们开心得像全班倒数第一见了倒数第二,愉快地抱团取暖起来。

“做啥精致女人呢,化一个妆三十分钟,孩子能从卧室一路杀到南天门,把能打碎的玩意通通打碎了,要不要命?”

说妥协也好,自暴自弃也罢。

总之,我在28岁这年,终于不得不承认,我就是个普通女人,再怎么卯足劲,都变不成大上海画报上,穿旗袍喝下午茶的精致女人。

我宁愿拿那时间,多玩几局王者荣耀。

这事一度让我挺沮丧。

不该这样啊!

站起来啊!甘北!你行的!练出马甲线!颠出小蜜臀!风华绝代!倾倒众生!

为了垂死挣扎一番,我甚至买了一个小烤箱。我决定做一件精致女人,都爱做的事——烘培。

我在这事上很舍得本。面粉、奶油、黄油、白砂糖,通通选了市面上最贵的,前前后后花了几千块钱。

我幻想一顿全世界最精致的下午茶。

老公从我烤的饼干里,吃出了性感和尊贵,顷刻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发誓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人。

孩子从我烤的饼干里,吃出了母爱和教养。Oh,他的母亲,也就是我,犹如圣母玛利亚般,将爱洒满人间。

而事实依旧令人沮丧。

这玩意简直要命。经过九九八十一个步骤,蛋打散了,面粉拌匀了,白糖分三次打泡了,现在说明书上告诉我,需要一点柠檬汁!

你逗谁呢,青天白日的,我从哪变出柠檬汁?

兴许是因为少了柠檬汁,又兴许不是。总之,我做的蛋糕又硬又塌,黑乎乎地让人无从下口。

小孩不肯吃。

只有小孩他爸,冒着生命危险赏了点脸,然后急不可耐地问我:“现在,我能去洗碗了吗?”

中年女人的心,扑通碎了一地。

我在精致的道路上,越走越垮。

我现在胖了,也懒了,晚上睡觉还开始磨牙。我把这事跟我妈说了,她倒挺看得开:谁还不是个小公主怎么的?

她给我看了她年轻时的照片。

哎呀,原来我妈年轻时,也是个粉粉嫩嫩地美人坯子啊,鹅蛋脸,高鼻梁,一双眼睛贼大贼有神。

我说:“妈,深藏不露嘛!”

我妈依旧不以为然:“你以为就你们这代人有青春啊,楼下搞清洁的阿姨,菜市场卖你排骨的大妈,还有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们,谁还没个青春?”

这话如同醍醐灌顶。

谁没有热情如火的青春?

谁不曾豆蔻红妆,娇滴滴地葱根似地娇嫩。谁不曾春心荡漾,用红纸在唇上抿出生动。谁又不曾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,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?

只是后来,日子怎么越过越糙,人人一张庸俗面孔?

这事让我更沮丧了。

是否泯然于众人,就是你我必然的结局?

我妈一掌拍我脑瓜:“啥泯然于众人,你本来就是众人,泯然于谁了?”

她老人家又得知我花了几千块钱,只做出了一只硬邦邦的蛋糕,削我的力道又加重了:“几千块钱都够一个月生活费了,你个败家玩意儿!”

我的自信心,被我妈击溃得粉碎。

我终于不得不承认,这是遗传!遗传!

正所谓,培养一个贵族,至少需要三代。我们家连一代都没有,所以我活得不精致这事,不能怪我。

那怪谁呢?思来想去,我不敢怪我妈,她会削我,那就只能怪我老公了。

对,都怪他!他要是家缠万贯,我哪至于在菜市场这关,就匆匆地败下阵来。烘焙小蛋糕就更不用说了,我大可以去报个烘焙班,自然有人提醒我,得准备好柠檬汁再开工。

可我老公也不是软柿子。

他不知从哪看来了一篇鸡汤,说从前大上海的精致小姐,在“文革”期间还不忘用煤炉烤蛋糕,那才是骨子里的优雅!

什么!烤蛋糕!你再说一次烤蛋糕,我跟你没完!

直男的求生欲,又在那刻萌生了。他开始安慰我:“其实你这样也挺好的。”

“哪好?”

“你虽然活得粗糙,却拥有沙雕的快乐。”

啥,沙雕的快乐?经他这么一说,我发现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。

我穿着肥大的运动裤,一边嗑瓜子一边遛娃时,好像是比我穿着高跟鞋,腰酸背痛还死命凹造型时快乐多了。

我从来都不是能把高跟鞋穿得摇曳生姿的女人。

我怕疼,怕掉跟,怕走路时闪了腰。

我每次蹬进恨天高里,全身都要用蛮力,才能维持不摔跤,饶是如此,还是走不了几步,就把后脚跟磨得鲜血淋漓了。

我永远做不成一个精致的女人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简单地拥有沙雕的快乐?

爱吃吃,爱喝喝,爱发胖就发胖,生命不息,奶茶不止,做一个平凡的女人,又有什么不好呢?

这世上多得是平凡的女人。

她们会讨价还价。会为三餐奔波。给孩子辅导作业会咆哮。打死都做不出精美的蛋糕。也会偶尔趁着天黑,蓬头垢面出去倒垃圾。

是**的样子,是母亲的样子,也是众生的样子。

可是这样子,又有什么不好呢?

就像总有人要考全班第一,也总有人要泯然众人。又或许像我妈说的那样,根本就没有什么泯不泯然,我们原本就是众人,谈什么泯然?

我想起从前看过的一篇鸡汤。

相信很多朋友都曾看过。这里用老娘们的语句复述一遍。

讲一精致女人爱养兰花,一糙老爷们爱往兰花里弹烟灰,两人一块凑合过了好多年,女人突然要离婚了,她受不了那糙老爷们往兰花里弹烟灰。

初读这个故事时,总以为我是那爱养兰花的精致女人。

直到今天,我才恍然大悟,我特么是那个爱弹烟灰的糙老爷们啊!

我终于接受了自己的平凡。

也接受了自己的庸俗。

或许这就是步入衰老的特征。我成为了鸡汤里,最爱抨击的那一类人。缺乏自律,贪图美食,沉溺于肤浅的快乐,偶尔还有点恶趣味。

我依旧羡慕那些能把高跟鞋穿得好看的女人,她们能做一桌子好菜,烘焙一箱小饼干,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,还能涂着口红出来遛娃。

不用说,她们一定曾付出了极大的努力,才可以在世人面前,呈现出这样的精致面容。

我敬佩她们。可我永远也成为不了她们。

这件事令我有点沮丧。可转瞬又好像不那么重要了。

本文由杭州讨债公司www.zhairenba.com编辑发布 


最新资讯

[05-05]+杭州讨债公司起诉老赖法院打电话也不去怎么办?

[04-29]+杭州讨债公司离婚补偿款不给的解决办法

[04-29]+恶意转移财产!债务人会有这些法律后果

[04-24]+​有时候讨债难!杭州要债公司认为沟通最重要

[05-04]+杭州讨债公司解惑什么是债的履行原则

[04-29]+借条分期还款,杭州要债公司总结哪些注意事项?

[04-29]+杭州收债公司总结著作权的侵权该怎么赔偿?

[04-24]+杭州收债公司2019最新公司债务追讨技巧

[05-28]+债权债务转让的满足条件-杭州讨债公司知识

[05-06]+杭州讨债公司老赖一直欠钱就是不还怎么办?

上一篇: 擦亮眼睛!男子委托不正规杭州讨债公司被骗

下一篇: 杭州讨债公司新闻:宜家又火了!8款限量版一开售就被疯抢

Copyright 2017 杭州天晟要债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1012003号-1
杭州天晟讨债公司 电 话:188-8896-5589 钱经理 地址:杭州拱墅区杭行路六百六十六号万达广场 技术支持:厦门智云互联
杭州天晟杭州讨债/清欠公司公司介绍:杭州天晟杭州讨债/清欠公司是杭州专业的信息免费查询平台,包括杭州讨债/清欠公司讨债知识、债务法规、债务问题,寻找杭州讨债/清欠公司咨询相关信息,请到杭州天晟要债公司。